被浪费的李宗翰:显赫家世的民国第一小生,怎

被浪费的李宗翰:显赫家世的民国第一小生,怎

时间:2020-03-22 07:33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孙俪、罗晋主演,时下话题度最高的热播剧集《安家》,以9分演技拯救6分剧本,就连打酱油的角色都演技爆棚。

剧中,房似锦(孙俪 饰)的上司“翟云霄”可以说渣得明明白白,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前脚送房似锦A货假包,后脚就取消房似锦的MBA进修资格。

在他心里,除了自己那点得失,其他人皆是他通往成功路上的炮灰,爱情也不例外。

这个角色之渣,以至于被网友吐槽:“集齐张乘乘、潘贵雨等四大恶人,就可以召唤翟总出场了!”

翟云霄这个角色,出场时间不多,但十分传神,一个字:假。

这种假,不只是他风度翩翩的外表,与一肚子算计对比而成的虚伪,更在于剧情中,一点一滴渗透出来的“细思极恐”。

其一,他的学历是假的。台词有暗示,“我又不靠文凭吃饭。”

其二,房似锦的985学历也是假的,并且就是翟云霄给她造的假,以此为把柄拿捏房似锦。

“全世界只有我知道你内心的那个心结,你想堂堂正正地在高等学府接受教育”,翟总这话的含义,你品,你细品。

其三,学历这事,将成为翟总射向房似锦的一只暗箭。

32集,他问房似锦:“在你心里,我和徐文昌谁重要?”没得到房似锦的答复,他立马就打电话给人事部门,拿掉了房似锦的MBA进修资格……预感他后期将成为男女主的重大绊脚石。

演渣男是很见功夫的,虽然李宗翰上次在《恋爱先生》演的宋宁宇,也是渣,但他的表演将两个人物的“渣”做了区分。

《恋爱先生》的宋宁宇,游走在江疏影和辛芷蕾之间,披着暖男的皮,渣得高智商、高情商,腹黑又阴险。

《安家》的翟云霄不一样,他控制欲爆表,PUA十级,对房似锦是刺刀和鲜花一起用,恩威并施,一边说着提拔你,一边笑里藏刀威胁你。

宋宁宇是伪君子,翟云霄是真小人。

上次宋宁宇还能让人们说:“宋宁宇和陈俊生,这俩渣男我真不忍心骂他们”,这回翟云霄就把观众气翻了:“这个变态的渣男!”

《安家》中,扮演渣男“翟总”的,就是90后们的童年男神——李宗翰。

想当年《一脚定江山》、《梧桐雨》等剧作,为他赢得“民国戏第一小生”之称,如今43岁的他,不仅开始演人家爸爸,更俨然成了渣男专业户。

这是李宗翰继《恋爱先生》之后,再次在爆剧中出演渣男。

“之前我还抗拒在《恋爱先生》里演渣男,现在已经如鱼得水了!”

说起李宗翰,经常有观众感慨:李宗翰被浪费了!多好的外形和演技,他怎么就没红呢?

跟李宗翰同期出道的任泉、李冰冰,要么成了商界精英,要么位列四旦双冰,他如今成了金牌配角,提速加入到了“老戏骨”的行列。

记得三年前,李宗翰在《射雕英雄传》中扮演“杨铁心”,就有观众感慨:“这是最好的杨铁心”。

以往,在各个版本的《射雕》里,杨铁心是个走过场的角色,很难见到如李宗翰一般,将之塑造成一个有丰富内心戏和表演层次的悲剧人物。

而李宗翰这份表演天赋,可能来自他那个姓“爱新觉罗”、正黄旗的梨园世家。

1976年11月,李宗翰生于武汉,原名李力,小时候因为总跟女生“撞名”,于是妈妈带着他去改了名字。

总有人以为他是台湾演员,李宗翰为此还发文说过:“我不是港台演员,找我拍戏不需要报批的。”

虽然是正黄旗、皇室后裔,但李宗翰这一支因为家道中落于是去唱了戏。

李宗翰的爷爷、姥姥、姥爷都是梨园行的,父亲唱裘派,母亲唱程派,在湖北省京剧院工作。

自小耳濡目染,李宗翰也是一听到西皮二黄就“起鸡皮疙瘩”,6岁那年,他就上台演了《铡美案》,之后子承父业进了戏曲学院,还在广州芭蕾舞团跳过芭蕾,最后几番辗转,才进了影视行业。

1996年,20岁的李宗翰拍摄了电视剧《香港的故事》入行,陶虹在剧中扮演他的初恋。

当时,陶虹在中戏读大三,她建议李宗翰去考中戏,别浪费了这么好的条件。

李宗翰妈妈还为此咨询了她的学生徐帆,那时徐帆已是北京人艺的当家青衣,徐帆说去考吧孩子条件很好。

于是,当时已经超龄的李宗翰真的去考了中戏,考上了97级大专班,成了陶虹的学弟。

大学几年,李宗翰一直有戏拍,2000年,他的表演事业迎来一个小高峰。

《一脚定江山》《梧桐雨》《天地有爱》,同一年的三部剧,让观众看到了可塑性极强、即便演“谢家树”这种反派角色也会招人心疼的好演员胚子。

加上之后《春去春又回》《天地有爱》《徽娘宛心》等热播剧,为李宗翰赢得了“民国戏第一小生”的称号。

《梧桐雨》谢家树

李宗翰与任泉、李冰冰合作的《一脚定江山》,为他收获了一波90后迷妹迷弟的同时,也让他被媒体评选为“2001年度最有走势的四大小生之一”。

《一脚定江山》

可是李宗翰,当时非常想摘掉“民国戏第一小生”这个帽子。

于是2010年,他去拍了《新水浒传》,扮演军师吴用,又有了一个“最帅吴用”的称号。

他去拍了吴宇森监制的《剑雨》,动作戏不用替身直接自己上,于是争取到了在电影圈更多的机会。

拍了两年电影之后,李宗翰回归时装剧,但“就是戏红人不红”。

2015年,他增肥,把自己吃胖,演了《谜砂》里的一个缉毒队长。

“ 我30多了,要转变,我不能老演小生。那部戏后来的播出对我来说已经无所谓了,我在意的是最后大家都认可了我的转变 。”

意料中的转型成功,并没有让李宗翰更多出现在大众视野。

他大量减产,即便出现在《我不是潘金莲》、《老九门》等影视剧当中,基本都是客串。

(插播:《恋爱先生》制片因为看了《我不是潘金莲》,所以才找李宗翰演了渣男宋宁宇。)

人们开始追问:李宗翰怎么了?

2016年8月,李宗翰上《苗阜秀》,第一次对公众披露了他“消失”的这两年在做什么。

原来,他的父亲患上了重病,他要陪伴和照顾在病床上的父亲,每次有人叫他进组拍戏,他都跟人家说:“我只能去三天,因为过了三天我就要回医院”。

直到父亲去世,他都没有远离过父亲。

“我一点都不后悔,因为我见证了我的家人一点点衰老,他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可是每一天我都在陪伴他们”。

“ 父亲走后,我的心路真的有了很大变化,想饰演一些更加坚硬的角色。 ”

于是,他在父亲去世后,接拍的第一部戏是2017年的《猎豺狼》,扮演一个铁血警察。

他也不知道自己可以转变得如此彻底,“打开了一扇门之后,似乎世界更开阔了。”

李宗翰此生,一直致力于撕掉自己身上的标签,除了“民国戏第一小生”还有个“戏痴”。

他拍戏时经常把自己“搭进去”,比如拍《阮玲玉》时,他扮演纨绔子弟张达民,因为太入戏,导演都喊了“cut”他还停不下来,直到吴倩莲一巴掌拍在他身上,他才“醒”了过来。

从此以后,他有了一个“戏痴”的别名。

但李宗翰也不喜欢,他说:“我错失了很多商业性的剧本变得不那么商业化,所以很多人说我是戏痴,我当时很介意这个词,后来我觉得:没关系,当我的个性和我演的戏合二为一,我就是我自己。”

在同行里,传说李宗翰是一个“难搞”的人。

当年拍《百万新娘》时,跟李宗翰对手戏的几个年轻演员唐艺昕、郑鹏飞,跟他对戏就会紧张得结巴。

李宗翰也承认自己确实难搞:“他们跟我对台词,对了20多次,他说完一转身,我喊停,问他:你是学模特的吗?回去好好练练,别走这模特步在我眼前晃。”

李宗翰说:“ 那些觉得我难搞的人,一定是自己做得不太好的 。”

耿介如他,也有说这话的底气。

拍戏从不迟到,永远是最早到片场,试灯光也从不用替身,因为替身的脸型跟自己不像。台词不行,他一定要较真,从来不会敷衍走人。

对手女演员戴着美瞳,他觉得是跟一堵墙对戏,拍抗战戏,女演员戴着厚厚的假睫毛,他说:你在演《西游记》的盘丝洞吗?

李宗翰看不惯“流量”“小鲜肉”的做派,给他们起了一个外号“ 呼啦啦 ”,说他们总是前呼后拥,带着七八个助理,呼啦啦一群人。

梨园行里的“老派”,在李宗翰身上特别鲜明。

他说,我对这个行业没有什么热爱了,以前大家还叫演员,现在都叫明星、艺人。

“现在的演员,在大众眼里是以偏概全的:‘我们都是整容的,我们都是不好好演戏的,我们都是拿了很多钱的’。但是,我知道有一批和我一样的演员都是一直在认真演戏的。”

入行二十多年,李宗翰的棱角没有被这个“江湖”打磨掉,反而愈发峥嵘。

他说,自己曾经有个助理,没做两天就辞职了,助理说自己的妈妈不让:“娱乐圈是个大染缸”。

他当时就在想:“ 不管别人怎么看我们这个圈,我一定要做一个干净的人,一个真性情的人 。”

如今,李宗翰每年只接一两部戏,不太忙,也不太闲,以此来保持演戏的热情。

他在网络上,也活得不像个“老(中年)戏骨”,经常跟网友就怼起来了。

《恋爱先生》和《安家》播出时,都有网友问李宗翰:你脸这么僵,是不是打针了?

李宗翰回应就一句:“太疼,我可打不了”。

李宗翰外型酷似刘德华,曾经因此而被误认了好多年。

外型如此酷似的两个人,性格却是南辕北辙,一个好好先生,一个耿介正直,一个出了名的随和,一个出了名的难搞。

在娱乐圈里,要做真性情的人、做干净的人,代价也许就是不会太红,但对于李宗翰来说,他想要的很简单:

“ 我幸运地走上演员这条路,只希望把每个角色演好 。”

今日主笔:某小刀。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本文图片均来自网络,侵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