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质量的远程教育:菲律宾大学开放大学的经验

高质量的远程教育:菲律宾大学开放大学的经验

时间:2020-03-22 07:33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菲律宾] 费利克斯·利布罗(Felix Librero)

  作者简介:

  费利克斯·利布罗教授目前担任菲律宾大学开放大学的校长。他在美国印地安纳大学获得教育系统技术博士学位。利布罗教授的研究领域包括新闻业、电信和工商管理。 他是雅加达SEAMEO地区开放学习中心的董事会成员,吉隆坡《发展通讯学报》编辑顾问委员会成员(现在是他的第二个十年任期),菲律宾高等教育委员会开放学习和远程教育技术检查委员会成员,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亚太地区)开放及远程学习顾问,新加坡AMIC国际咨询委员会成员。从1983年1月到1986年3月,利布罗教授是“合理化发展通讯研究、研究训练以及菲律宾基于研究的信息利用计划”项目组长,这是菲律宾迄今为止唯一的全国性发展通讯研究计划。除此以外,他还领导许多重要研究计划,包括在大米生产、技术转让、环境、农业与乡村发展计划实施方面的发展通讯研究,他的研究成果在许多技术领域的杂志发表,其中一项为他赢得1991年的M.S.Swaminathan杰出农业(社会科学)研究奖。他已经出版五本专著,包括《怎样写论文计划书》、《乡村的教育广播:菲律宾经验》、《通讯研究和评估》、《环保主张》、《菲律宾的社区广播:概念和实践》。他发表了15本专题著作、30多篇杂志论文、10篇书的章节,以及在国内和国际的杂志和报纸刊登了30篇文章。除此以外,他主编了《发展通讯:东南亚地区的研究分析》一书,由AMIC和新加坡的远东大学出版社出版。过去十年中,他在亚太地区的国际会议上宣读了20多篇论文。

  

  【摘 要】本文首先简要介绍菲律宾的教育制度以及远程教育的历史发展,然后讨论菲律宾大学开放大学(简称菲律宾开放大学)在菲律宾远程教育中所起的作用、大学的学术课程、学生支持服务、课程发展、与其他机构的合作、全国性学习中心网络以及导师制。文章最后总结了菲律宾开放大学在过去十年发展中的经验。

  【关键词】 菲律宾开放大学;远程教育;理念与实践

  介绍

   一、菲律宾教育制度

   菲律宾的教育制度以美国教育制度作为蓝本,但在某些方面与美国模式又不完全相同。菲律宾教育制度基本上包括:初等程度:初小1-4年级(4年);高小5-6年级(2年);中等程度:高中1-4年级(4年);高等程度:大年1-4/5年级(4到5年取决于课程);研究院程度:硕士学位至少2年;博士学位至少3年。

   菲律宾的基础教育只有10年,其中4年属于中等教育。大多数亚洲国家都有11-12年的基础教育,其中4-6年的中等教育。过去十年,是否应该在基础教育年限上增加一至两年,在菲律宾一直是一个非常热烈的辩论主题,直到现在,这个问题仍未解决。这个主题在2004年再次被提出,但在教育官员和家长讨论多月之后,又再次消失。教育官员所关注的是通过多一年的培训,提升学生的技能;而学生家长所担心的是学校会加费。事实上,这次讨论已经变得非常情绪化,要解决这个问题非常困难。

   二、两个主要问题

   一个关于教育制度的主要问题是与资源有关的。从法律上来说,政府能够提供免费初等和中等学校教育,但是每年教育部门都非常缺乏教室和合格的教师,问题非常严重。今年,中小学就缺乏接近1万间教室,而未合资格的教师就差不多有大约4.3万名。在菲律宾,教育的需求太大,而教室和合格教师严重不足。

   另一个主要问题是辍学率非常高。平均而言,菲律宾学生完成大学学业的比率只有16%。换句话说,最初入读小学一年级的学生当中,只有16%最后完成大学教育。不过,这仍然是世界上比率最高的地方之一。通过这个比率,我们可以知道很大部分的人口实际上是失学的,每年,约有50万中学毕业生未能入读大学。此外,亦有相当数目希望攻读高等教育学位的专业人士由于种种原因未能继续进修,其中包括缺乏资金和不愿意离开工作岗位。因此,菲律宾潜在的远程教育人口约有100万。

  菲律宾的远程教育

   一、菲律宾远程教育的创始

   菲律宾的远程教育源自函授教育。美国的国际函授学校于1940年开始在菲律宾运作,直到几年前,国际函授学校才取得在菲律宾经营的特许权,所以其学生一直都是美国国际函授学校的学生(Librero, 1997)。

   在1952年,一个名为帕斯弗可·苏达里奥(Pacifico Sudario)的播音员为怡朗地区(Iloilo)的农民制作了一个教育广播节目,它最初是通过DYRI电台广播的 (Tan, 1971)。 1963年,国家家庭手工业发展局(NACIDA)采用苏达里奥学校的形式在马尼拉广播养猪的知识 (Flor, 1995)。

   菲律宾大学农业广播电台1967在洛斯巴诺斯(Los Banos)所广播的教育节目,其规模可谓最为庞大 (Librero, 1985, 1990)。从1973年到现在,菲律宾农业部不断改进这种广播教育的形式,在各地区和不同省份,也有着他们各自独立运作的学校,这些广播学校每所平均有大约1,500个学生。

   二、正规远程教育学位课程的出现

   1984年,菲律宾大学洛斯巴诺斯分校首先推出正规的远程教育学位课程。当时,该大学的校长埃米尔·贾维尔(Emil Q. Javier)提出了一项名为“通过远程教育进行自然科学教学”的项目(Librero, 1995),这个研究项目由克里斯蒂娜·帕多莲娜(Cristina D. Padolina)主持,其后他成为菲律宾开放大学的首任荣誉校长。这项先行性项目非常成功,后来演变成为自然科学教学证书的课程,并在1988年获得菲律宾开放大学校董会的批准。

  菲律宾开放大学

   一、背景

   菲律宾开放大学校董会在1995年2月23日有以下的决议“由于菲律宾有7,000个岛屿,人口众多,要为有志求学的人士提供优质的高等教育,实在是一项重大挑战。有见及此,菲律宾大学决定通过其开放大学,提供更多优质高等教育的机会。菲律宾大学有着最多的全职教员、最多的研究院课程和最多的专业选择,所以由它来推行优质远程课程,是最适当的选择。”

   菲律宾开放大学致力在保持教育质量的同时,为更多的菲律宾人提供菲律宾大学的优质教学。由于菲律宾大学在人力资源、专门技能和经验方面都最为优秀,由它来通过远程教育向菲律宾人民提供教育服务最为适合。

   菲律宾开放大学是一所全功能的大学,是菲律宾大学体制内的六所自治大学之一。无线电广播教育在1967年由菲律宾大学洛斯巴诺斯分校开始进行,菲律宾开放大学的基础和发展就是受到其后一连串事件的影响。“通过远程教育进行自然科学教学”的项目得到了自然科学部长埃米尔·贾维尔的支持,他同时担任菲律宾大学洛斯巴诺斯分校的校长。由于“通过远程教育进行自然科学教学”项目的成功,菲律宾大学洛斯巴诺斯分校在1988年设计了一项正规的学位课程,并获得了菲律宾大学校董会的通过。在1991年,菲律宾大学校长乔西·阿布依华(Jose Abueva)创立了菲律宾大学远程教学课程,并由弗兰西斯科·内曼索(Francisco Nemenzo)博士担任执行总监。

   在1993年,贾维尔担任菲律宾大学第17任校长,他将菲律宾大学远程教学课程制度化,并委任克里斯蒂娜·帕多莲娜为执行总监。自此,菲律宾大学中的每个自治校园都设有远程教育办公室,并由一名总监领导。

   到了1995年2月23日,菲律宾大学校董会通过成立菲律宾开放大学,作为菲律宾大学系统的第五个自治大学校园,远程教学课程是其核心。菲律宾大学的每个自治大学校园(地利门、奎松、洛斯巴诺斯、拉古纳、马尼拉、怡朗)都设有远程教育办公室,后来这些办公室更名为远程教育学院,由一名院长领导。菲律宾开放大学在1999年改组,这些以地域划分的学院被改变成现今以学科划分的学院:教育学院、护理学院、管理科学学院、社会科学和人文学院,以及科学与技术学院。

   二、菲律宾开放大学的发展因素

   菲律宾大学为什么会通过成立菲律宾开放大学来推行远程教育?总的来说,大学校董会意识到“菲律宾的人口众多,要为有志求学的人士提供优质的高等教育,实在是一项重大挑战”。但是,由于资源有限,传统学院不能全部录取符合资格的学生。通过远程教育,菲律宾大学系统可以“回应对研究院和本科教育越来越大的需要”,以及那些传统院校未能充分顾及的学科。更具体地说,菲律宾开放大学的成立是受到以下因素的影响:

   1. 人力资源和专门技能的优势。菲律宾大学集中了各个不同专业的教师和研究人员,在某种程度上,在传统的教学课程中,大学其实并没完全利用这些专门的人力资源,菲律宾大学在构想其远程教育课程、为广大菲律宾人民提供教育服务时,这些专门的人力资源是非常重要的。换句话说,远程学位课程是为那些未能在菲律宾大学校园接受教育的人提供另一种方式的优质高等教育。

   2. 高质量的高等教育。一直以来,在菲律宾相当比例的学生之所以失学是因为他们经济上有困难,以致未能接受高等教育。在菲律宾,高质量的教育是相当昂贵的,即使在菲律宾大学,一学分就需要支付至少250比索,按学期算,学费总数就是大约4,500比索(以一学期18学分计算),而额外费用需要大约2,500比索。除此以外,城市的住宿费用和其他杂费也须计算在内,整个学期最少需要25,000比索。要接受菲律宾大学的教育,经济上的负担可谓相当沉重,而在马尼拉市区的其他学校,学费甚至要三四倍或更多。据粗略估计,教育总费用的大约70%都是间接成本,例如膳宿、运输、洗衣店等等。换句话说,学生如果不就读传统的校园大学,他们就可以省下大约17,000-25,000比索。如果学生通过远程教育接受高等教育,他就可以省下这笔钱。从而,优质教育可以通过远程教育接近更多的学习者。

   3. 菲律宾大学入学的民主化。民主化并不只意味着学费的降低。例如,菲律宾大学入学考试就是筛选的一种,这表明入读大学并非真的是民主化。有人指出,那些能通过大学入学考试的都是名牌中学学生,基本上只有相当富有的学生才能够入读。换句话说,富裕的学生往往能得到更好的教育机会。但同时,我们必须指出,即使所有人能够在大学入学考试中合格,传统大学也不能完全接受他们入读,原因是缺乏大学校园,缺乏所需的设备,没有足够的教师、教室以及学生住房设备。这是入学民主化另一个不能实现的原因。

   4. 教育内容传递的趋势。过去十年,在高等教育机构中远程教育非常流行,洛克伍德(Lockwood, 1998) 称之为高等教育的新趋势,而信息与交流技术的迅速发展也是另一个推动因素。对于在菲律宾的普通高等教育机构来说,它们在扩展和在不同城市设校受到一定的限制,要持续和无限地扩充院校,资金特别是政府资金也是有限的。远程教育自然成为了一个特别的选择。

   三、菲律宾开放大学的长远目标、使命、目标和价值

   菲律宾开放大学在其1999-2008战略计划《通过科技改善教育机会》中,指出了其长远目标、使命、目标和价值。菲律宾开放大学的长远目标是将作为一所主要的开放远程教育机构,并处于知识社会的最前沿。遵循学习和远程教育的理念,菲律宾开放大学具有以下的使命:建立动态、创新和特别的学习环境、学习技术和学习机会,以回应学习者和社会的需要;向更多不同的学习者提供教育;提升菲律宾教育的质量。

   菲律宾开放大学有以下五个目标:通过开放和远程学习,提供学位和非学位课程,以回应学习者和社会的需要;开发继续教育系统,以支持专业发展和推广终身学习;发展和修改教育传递系统,以切合远程学习者的需要;在菲律宾的开放远程教育的发展以及信息与通信技术的应用方面,扮演领导的角色;以及通过各种不同的合作安排、院校协议以及其他合适的机制,设计适应不同人士需要的学习教材。

   菲律宾开放大学的价值观是卓越、公平、效率和人本主义。一是卓越。菲律宾开放大学促进学术卓越,坚持菲律宾大学的办学标准。卓越的价值必须渗透菲律宾开放大学运作的各个方面,并且在其员工的表现中得以体现。二是公平。菲律宾开放大学采取宽进严出的入学政策,在评价学生表现方面,也会恪守公平的原则。三是效率。菲律宾开放大学保证对其各种各样的学习者有效率的服务,大学亦会善用资源,达致内部的效率。四是人本主义。菲律宾开放大学认为人而非技术是达致其目标的主要方法。另一方面,人本主义亦指大学非常关心其员工的利益。

   四、菲律宾开放大学的利益相关者

   菲律宾开放大学的利益相关者是指那些分享大学长远目标、使命和目标的个人和机构,包括学生、教职员、决策者和机构合作者。

   学生投资了他们的时间和精力,专注研读某个学科,因此他们会期望通过有效能和有效率的教育传递系统获得菲律宾大学的教育。大学教员贡献他们的专门技能予菲律宾开放大学,因此他们会期望大学的领导致力维系菲律宾大学学术卓越的传统,并且支持公平、卓越、效率和人本主义的价值观。雇员贡献了他们的技能、资源和服务,因此他们期望大学会提供一种令人愉快的工作环境,提高员工的生产力和给予各种个人发展的机会。菲律宾大学系统和政府方面的决策者提供了资金和政策框架,支持菲律宾开放大学的运作,他们期望菲律宾开放大学尽力实现其组织目标,并坚持其管理的理念。机构合作者在资源和声望方面进行了投入,他们期望可以增进双方的发展。

   五、菲律宾开放大学的结构和管理

   菲律宾开放大学是菲律宾大学的第五个自治大学校园。像其它大学校园一样,有一名校长,并辅以几名副校长和院长。菲律宾开放大学自从1995年成立开始,已经改组两次,分别是在1999年和2004年。最初,菲律宾开放大学只有一位副校长,负责学术事务。1996年,则另设学生支持事务副校长和财务及行政副校长(Padolina,1999)。1999年,大学又委任了另一名研究与开发副校长。在2004年的第二次改组中,只有学术事务副校长和财务及行政副校长得到保留。另外,五个院系被缩减至只有三个,即教育系、信息和传播学系以及管理与发展学系。同时,大学新建立了多媒体中心和信息系统管理办公室。

   六、菲律宾开放大学的专业和课程开设

   1. 正规学术专业和课程

   目前菲律宾开放大学一共开设20个专业,其中1个是大专层次,9个是研究生文凭层次,9个是硕士层次,1个是博士层次。其中一些课程提供了毕业后继续进修的选择,这些专业具体包括:文科大专;计算机科学文凭;环境及自然资源管理文凭;教师语言研究文凭;社会学科教育文凭;数学教学文凭;研究及发展管理文凭;自然科学教学文凭;社会工作文凭;妇女发展文凭;教育学文科硕士;护理学文科硕士;环境及自然资源管理硕士;酒店管理硕士;资讯系统硕士;公共健康硕士;发展通讯硕士;公共管理硕士;社会工作硕士;教育学哲学博士。

   2. 非正规课程

   菲律宾开放大学提供7门非正规课程,其中2门完全是在线教学。这些课程包括:电子商务基本原理(在线);护理研究中的资讯科技(在线);特殊儿童的照顾;个人管理发展;新企业规划;农村管理证书;老年人的照顾。

   农村管理证书并非一个学位课程,而是一个系列的7个短期课程。这些课程的目的是为农村理事会的成员提供知识和技能方面的培训,使他们能够更有效管理农村事务。每门课程持续两个月,学生完成一门课程,就会获发一份课程结业证书。学生只要完成全部7门课,菲律宾开放大学就会颁发证书,证明他们已经完成农村管理的培训课程。这7门课是:农村管理和治理;农村财务管理;农村领导;农村立法;农村司法;农村规划与发展;社区的动员。

   现时,菲律宾开放大学也单独开办了1门关于菲律宾文化的课程。这门课程占3个学分,并且是在线提供的,其名称为“文化研究”。

   3. 研究生教育增进课程

   研究生教育增进课程的目的是协助菲律宾的高等教育机构在其所属地区提供优质的研究生课程,其他高校的研究生可以通过交叉注册系统,修读菲律宾开放大学的课程。修读这些课程的学生,不必申请入读菲律宾开放大学,他们只需要所属院校的许可,就可以在菲律宾开放大学进行交叉注册。

   增进课程的目标如下:让菲律宾其他高校的研究生可以修读菲律宾开放大学的课程;使学生得以修读普通高校未能开设的课程,以及向学生提供选修这些特定课程机会,以加强他们研究的能力。

   七、菲律宾开放大学课程发展流程

   课程发展是一个相当复杂的过程,它需要明确的程序和质量控制措施。在传统的教学中,并没有人监督教师在教室里的工作。事实上,在传统的教室中,教师有着绝对的权威,他们可以自行决定怎样教,内容是否准确,采用怎样的教学方式。在远程教育领域中,教材的最后形式是由许多专家的共同努力结合而成的。

   在菲律宾开放大学,教材的开发并不只是一个人的责任,而是专家团队的努力,我们称之为质量圈,它是由一位主要教材撰写者(内容专家)、一位审阅者(另一位内容专家)、一位教学设计者、一位编辑以及一位媒体专家组成(参看图一)。在有的情况下,编辑、教学设计者和媒体专家可能是同一人。在整个课程开发期间,这些个别的专家会作为一个团队来工作。

   一般来说,质量圈中成员的基本工作包括:撰写者撰写模块;审阅者评论有关内容是否准确和全面;教学设计主任把所传递的内容加以设计和处理,使高效能的学习变得可能;编辑进行文字上的编辑,以确保模块清晰易懂;媒体专家确定可以进一步采用哪一个或哪几个媒体,使学生可以更容易理解有关内容。

   菲律宾开放大学亦设有外部评审制度,以确保所撰写的模块能保持高质量。最初的评审工作是菲律宾开放大学教员以外的本地专家负责。其后在需要时,外国专家亦可能应邀进行评审。

   八、菲律宾开放大学学习中心

   学习中心是学生活动的重心。学生在这里登记入学,领取学习材料,上辅导课,提交作业,与其他学生讨论功课和进行交流,进入因特网,参加考试,以及进行与其课程有关的其他活动。

   建立一个学习中心的基本标准,包括设有一个本地机构,有合格的辅导教师,该地区一定数量的学生,设有通讯设备,且学生容易到达。至今菲律宾开放大学在全国设有23个学习中心。菲律宾开放大学现时正在评估学习中心的表现,未来我们也许需要在一些新的地方设立学习中心,或者逐步淘汰一些效果欠佳的中心。

   菲律宾开放大学的学习中心全部都连接到因特网。在安装了广域网之后,菲律宾开放大学的学生更容易通过学习中心进入网上课程的学习。我们希望在未来的日子,教师的讲课和师生之间的交流能够通过单向录像和双向音频电信会议来进行。

   九、菲律宾开放大学导师制度 菲律宾开放大学运作的一个组成部分是导师制。在远程教育机构采用的是模块教学,但是,要保证学习者完全理解那些学习模块,菲律宾开放大学必须依赖导师(辅导教师)。导师的角色不是讲课,他们的责任不是教书,而是学习的促进者,他们使讨论变得容易进行,并协助学生清楚自己的问题。导师在学习过程中扮演促进者的角色是非常重要的。

   菲律宾开放大学的导师主要是协助远程学习者成为有效的独立学习者。导师提供额外的动力和指导,帮助学习者深化他们的学习技能,此外,导师亦经常提供咨询服务。简言之,导师是介于学习者和教师之间的指导者。

   学习中心以菲律宾大学的校园作为基地,导师是来自这些校园的教员。在菲律宾大学校园以外的学习中心,导师是从所属院校和其他院校的教员中聘请的。菲律宾开放大学聘请导师有一套严格的标准。

   菲律宾开放大学有一套设计良好的导师培训和认证制度,它包括以下几个层次。第一层次:筛选、培训以及一般认证;第二层次:菲律宾开放大学的导师认证;第三层次:认证通过后的导师的持续教育。那些合乎资格提供一般导修的导师并不一定属于菲律宾开放大学,但他们仍然可以通过菲律宾开放大学的认证计划进行认证。若想成为菲律宾开放大学的导师,必须通过菲律宾开放大学的特定标准,才能获得认证。成为菲律宾开放大学的导师后,他们会定期得到支持服务,以进一步提高技能,了解远程教育和导修技巧的最新发展。

   导师的持续评估和培训包括得到以下的帮助:参与其所属范畴和远程教育的培训和会议时会得到部分的资助;在修读菲律宾开放大学或其他菲律宾大学的继续教育课程时会得到部分的资助;修读菲律宾开放大学或其他菲律宾大学的研究院课程时会得到部分的资助。导师如果持续地有良好的表现,学习中心会聘请他们培训新导师。对此导师会获得额外的酬劳。现时,菲律宾开放大学的导师会得到每小时400比索的工作报酬。

   十、相关课题

   入学政策

   研究生文凭课程一般的入学要求为学士学位。至于硕士学位课程,不同课程可能会有不同的入学要求,一般要求为相关领域的学士学位,平均学分在第二等级或以上。菲律宾开放大学的公共管理硕士课程需要入学考试。通常,菲律宾开放大学的硕士学位课程与普通高校有着相同的入学要求。

   费用结构

   费用分为学费、注册费、教材费、实验室费(只适用于需要实验室的课程)以及补充书本费。表一是菲律宾开放大学的费用结构。

   全职教员的招聘

   菲律宾开放大学所聘用的雇员要求的是有关学科的专家、善于沟通以及优秀的远程教育教师。菲律宾开放大学的目标是拥有一批能够在课程设计和开发方面担当领导角色的全职教员,而不是完全依赖菲律宾大学系统中的其他大学教员。目前,菲律宾开放大学有19位全职教员:2个教授、4个副教授、11个助理教授和2个讲师。

   菲律宾开放大学将继续根据课程和学院的需要招募教员。其招聘计划有两种做法:一是招聘年轻教员并给予他们继续进修的机会;二是聘请拥有高学位的学术人员。到2008年,菲律宾开放大学预计将会有30位教员,其中至少75%有博士学位、25% 有硕士学位。

   投资和资源

   菲律宾开放大学的大部分预算都来自政府拨款。这笔钱的数目并不大,但能满足基本运作和部分的课程开发之用。其他的资金,特别用于额外的课程开发和奖助学金则来自其他财源,例如,Metrobank基金的捐款用于文科大专的部分课程开发。近几年,大约8名国会议员、科技部以及教育部都捐了奖学金,使菲律宾开放大学能够向3/4的学生提供奖学金。至于通过1995-2001年期间菲律宾开放大学与加拿大的西蒙·弗雷泽大学之间的一项共同合作计划,菲律宾开放大学的教职员得以参加短期的培训。现时大学有少量的研究补助金,但在未来几年将会有所增加,这些补助金都是来自政府拨款。但到2008年,菲律宾开放大学的研究补助金将有一半来自政府,另一半来自私人捐款。

   菲律宾开放大学注意到奖助学金的来源越来越少,所以正与工业界达成伙伴关系。举例来说,菲律宾开放大学和马尼拉多家传媒机构建立了谅解备忘录,这些传媒机构可以提供奖学金予其员工,资助他们在五年的时间内修读菲律宾开放大学的任何课程。另外,菲律宾开放大学亦与菲律宾的太阳微机系统公司签订了谅解备忘录,其中一个项目是建立菲律宾开放大学线上课程开发实验室,负责互动课程的设计和发展。这项谅解备忘录将为课程开发、硬件和软件测试、科技发展方面带来更多的合作。

   入学

   2008年是菲律宾大学创校100周年的日子,预计届时学生人数将达1.5万人。为达此目标,我们必须积极开拓生源。必须指出,这个入学人数的预测还是比较保守的,因为菲律宾开放大学的学位课程还可以作为证书课程。当2006-2007学年大学推出多媒体研究文科学士之后,入读学生人数将会大大增加。

   位置和设施

   菲律宾开放大学的总部位于马尼拉以南65 公里的洛斯巴诺斯(Los Banos),占地22公顷,在国际大米研究院附近的国道上。最初大学校董会决定设址于此时,菲律宾开放大学只有两幢大楼,即行政机关大楼和教材开发和出版大楼。

  讨论:菲律宾开放

  大学的经验

   笔者认为,菲律宾开放大学的经验可概括为以下六条:

   第一,课堂教学能力和撰写易于学习的教学模块,这两者之间并无直接关系。很多优秀的教师要按照要求撰写远程教育材料,这并不容易。有些教师的写作风格比较适合学术期刊,而不是自学学生;有些教师则坚持用浅显的文字去解释基础概念,这对教学和学习的质量是有一定影响的。

   第二,在教材和教学的设计和传递过程中,我们必须小心和有创意地使用科技。总的来说,菲律宾学习者仍然倾向使用印刷品,但是,如果其他媒介可以使学习变得更有趣和有意义,他们也是会表示欢迎的。同时,技术的运用必须考虑到边远农村学习者的需要,考虑到教材在设计、生产和传递过程中的成本效益。

   第三,为了使得边远农村地区的人们能够更有效地接受远程教育,必须提供电信基础设备,支持菲律宾开放大学的运作。在一些电信设备不易获得的地区,我们应该继续设立学习中心。如今要把远程教育和电信设备区分开来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菲律宾开放大学学习中心的发展策略包括把这些中心升级为电信设备中心,即使那里已经连接了因特网,我们仍然会投入其他的电信基础设施,使这些学习中心成为菲律宾开放大学广域网的一部分。我们的学生也可以从学习中心拨号上网,联接到数字化图书馆,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将可以通过单向录像输送课程内容,并且运用双向音频输送进行师生交流,并且联接起不同的学习中心。

   第四,越来越多传统大学的教师和学生使用菲律宾开放大学所开发的教材,据说学生觉得这些模块非常容易理解,这可能说明菲律宾开放大学所发展的教材是具有一定质量的。菲律宾开放大学希望越来越多的传统大学学生使用其学习材料。

   第五,的确有许多人有兴趣通过远程教育来学习。菲律宾开放大学过去几年所定期举办的课程介绍会出席人数踊跃,正说明了这一点。不过,有多少参加这些课程介绍会的人最终申请入学仍然是未知数,我们认为不少人决定推迟入学或者甚至没有入学,原因有两个:一是他们缺乏继续进修所需的财政支持;二是他们担心菲律宾开放大学的学术标准过高。 就前一点而言,菲律宾开放大学提供了不少奖学金,例如让教师参与培训的奖学金。就第二点而言,菲律宾开放大学会继续保持其一贯的高标准,但会为新入学学生提供适当的学术支持,例如提供一些衔接课程。

   第六,菲律宾开放大学是否应该适应市场需求提供课程,或者以提供高质量的课程为己任,这不是一个非此即彼的问题。一个课程的质量非常之高,但却没有学生入读,是徒劳无功的;一个课程非常受欢迎就该开设,也是令人质疑的。菲律宾开放大学应该取得一个适当的平衡,它所提供的学术课程应该保持高质量,并且有自己的特色,入读学生人数应该具有一定规模,但最好是不需要奖学金资助的。明年我们将提供的多媒体研究学士课程,就希望使用这一模式。

  [参考文献]

  [1] Flor, Alexander G. 1995. Broadcast-based Distance Learning Systems. Diliman: University of the Philippines Press.

  [2] Librero, Felix. 1997. Distance education in the Philippines: status and trends. Proceedings of the Regional Seminar on Satellite Communication Applications for Distance Education. Manila, Philippines, 9-12 September 1997, pp. 66-75.

  [3] Librero, Felix. 1990. Los Ba?os experience in educational broadcasting: focus on the school on the air. Effective Distance Education in the 1990s: Strategies and Approaches. Proceedings of the 1990 Symposium on Educational broadcasting in the Asia and the Pacific Region, Manila, Philippines, 28-30 March 1990.

  [4] Librero, Felix. 1985. Rural Educational Broadcasting: a Philippine Experience. College, Laguna: Freiderick Ebert Stiftung.

  [5] Padolina, Ma. Cristina D. 1999. Responding to 21st century challenges to education. The U.P. President`s End-Of-Term Report (1993-1999), pp. 173-215.

  [6] Tan, Purisima Katigbak. 1971. Philippine Radio-TV Factbook. Univesity of the Philippines, Diliman, Quezon City.

  [7] UPOU. 1999. Harnessing Technology to Improve Access to Quality Education. Strategic Plan (1999-208).

  (陈垄 译 张伟远 校)

  评论

   于1908年建立的菲律宾大学,目前已经发展到了有六所大学和一所自主学院,下属的开放大学是六所大学中的一所,称为“菲律宾大学开放大学”。在一所大学内的教育机构,在我国称为二级学院,而国外有些大学称为大学或者学院。例如,新加坡管理学院于2002年7月就成立了开放大学中心,主要是通过远程教育的形式,为新加坡的人们提供英国开放大学、北京师范大学等高校的学位课程。

   本文的作者费利克斯·利布罗教授是菲律宾大学开放大学的校长,在菲律宾,英文中的校长一词是用“Chancellor”。这是由于美语和英语中关于“Chancellor”一词的含义不同。在美国,“Chancellor”一词是正校长;在英国,“Chancellor”一词是名誉校长,而正校长是“Vice(副)Chancellor”。如约翰·丹尼尔曾担任过英国开放大学的“Vice Chancellor”12年,即12年正校长,而不是副校长。由于菲律宾用的是美国的英语,所以遵循美国的用法。如香港用的是英国的英语,香港大部分大学的名誉校长(Chancellor)都是行政长官董建华。

   本文对菲律宾大学开放大学十年的发展历程和经验进行了详细的描述。作为菲律宾最大的著名普通高校的菲律宾大学,下设一所开放大学,旨在利用现有的优质资源,发挥远程教育的低成本、高效益的优势,为更多的人们提供高质量的高等教育机会。菲律宾大学开放大学在远程教育的理念和实践上有着自己的特色,有些经验对我国的远程教育发展有着启发意义。这至少包括以下两大方面:

   第一,根据社会需要广泛招收学生,通过远程教育形式提供高质量教育。菲律宾大学开放大学的学生主要有两大类:一是在职人士的进修;二是普通高校的研究生选修课程。课程设置以研究生层面为主,包括研究生文凭和硕士学位,以及个别的大专课程或者博士学位课程,同时根据社会的需要,开设远程的系列培训课程。这种广泛的生源在其他远程教育机构是很少的。由于学生来自不同的背景,教育的质量保证就极为重要。大学采用的措施是入学要求和普通高校相等,以及宽进严出的方法。只有保证开放大学的教学质量和普通高校相同甚至更高,才能和普通高校进行学分互认,吸引普通高校中对远程学习方式感兴趣的学生,利用开放大学的各地学习中心,选择开放大学的研究生课程。在这一方面,菲律宾大学开放大学的尝试应该说是成功的。

   第二,采用远程教育的理念和发挥远程教育的优势。菲律宾大学开放大学虽然是属于普通高校的二级教育机构,但采用了在单一模式开放大学中广泛应用的现代远程教育理念和实践。在课程开发方面,采用了远程教材设计的基本流程和方法,由教学设计者和媒体专家参与每一门课程的开发,使教材的编排适合远程学习者的自主学习。同时,由于远程教学材料清晰易懂的特点,也受到普通高校教师和学生的欢迎。在技术运用方面,菲律宾大学开放大学能处于教育领域的前沿,通过学习中心的网络设备,为各地的学生提供良好的学习条件和支持。由于远程教育中教师和学生的分离,导师(辅导教师)的作用就非常重要,只有对辅导教师进行阶段性评估、论证和培训,才能保证远程教育的质量。菲律宾大学开放大学正是抓住了这一环节。一旦远程教育的优势得到发挥,远程教育就能在保证高质量的前提下,获得良好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张伟远)

  本栏目预告:

   下期将刊载土耳其安那多鲁大学主办的《土耳其开放远程教育》在线杂志主编乌格尔·德米雷(Ugur Demiray)教授的文章《土耳其远程教育的发展和现状》。

  

搜狗(www.sogou.com)搜索:“远程教育”,共找到 1,403,765 个相关网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