崛起的广州,失落的番禺……

崛起的广州,失落的番禺……

时间:2020-03-24 05:19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编辑 | 霸王姬

黄埔1355亿、增城1640亿、南沙1619亿、花都640亿、番禺520亿元·······2020年 番禺的项目投资居然比花都还少 ?

2019年,番禺破了保持八年的记录,稳坐多年GDP总量第四交椅被白云接棒, 跌落第五,增长率仅为3.1%,垫底从化(3.7%) ,番禺要凉凉?

番禺,流浪多年,沧桑的过往藏了多少心酸?

回归广州,撤市设区20年,走过风光的八九十年代,度过坎坷的千禧之年,如今为何成为 广州最无力的区域 ?

01

广州以前是番禺管的

番禺的历史比广州还要久

公元2020年,番禺2234岁,广州1794岁。

长期以来,番禺与广州的关系有点微妙, 番禺土著和老广互不认同 是公开的秘密。

打开历史宗卷,确实, 番禺不仅是今天广州这座城市的母体,甚至还是整个珠三角广府文化的来源 。

回溯公元前214年,秦始皇委派任嚣、赵佗率军统一岭南,设南海郡,郡治命名番禺县,在今天越秀仓边路办公;而广州,出现在东汉末年公元216年。

来源:乡下台

今天,广州大部分区域都属于番禺县的管辖范围,番禺区则是曾经番禺县的正统,也难怪番禺土著硬气, “广州以前是番禺管的,番禺的历史比广州还要久!”。

1921年,广州市政厅成立,与番禺县治同城办公,管辖范围是原来的越秀区、荔湾区的西关部分以及今海珠区的沿江及同福、洪福路一带。

1932年,应广州市政府要求,番禺县府 从广州老城区迁到新造,从此,番禺告别市中心,开始了郊区流浪史,颠沛流离,日渐消瘦。

而广州,稳坐主位,多次扩张,在建国后把禺北和禺东“吃掉”,番禺县剩下今番禺区+南沙区的面积。

抗日战争时期,番禺县府流亡市桥,1956年,番禺又被“过继”佛山,1958年,番禺独立丧失,与顺德合并成立番顺县,寄人篱下的心酸刻骨铭心。

世事变幻无常,1975年,番禺县又突然回到广州的版图之内;1992年,番禺撤县设市,由广州管辖;2000年,番禺市再次变身份,成了番禺区。

曾经, 番禺是整个广州地区甚至广府地区的绝对中心,是独立的“王”,如今 成了依附的“臣”。

多次区划变迁,命如浮萍,其中总有道不明的唏嘘和无力,使得番禺人对于广州本身并未有太强的归属感。

加上回归广州后,番禺与广州存在公车、医疗等方面的差别对待,这也加剧了番禺土著与老广的互不认同,至今仍有番禺土著认为 “我住番禺,我不是广州人” 。

02

风光的八九十年代

副中心雏形出现

许多年之后,番禺土著回忆八九十年代的辉煌往事时,一个人物不得不提及—— 霍英东 。

1982年,彼时在香港混得风生水起的霍英东,想起家乡番禺,总想做点好事。

霍英东在番禺视察工程进度

当时,广州到番禺才15公里,最快的连接方式就是 划水至少三四个小时 才能抵达,路不通,财怎么通呢?

1983年,霍英东捐资1485.5万元,何氏兄弟捐赠200万港元,共同策划兴建了连接广州市区的洛溪大桥。

作为当时“亚洲第一桥”,洛溪大桥是番禺的“财神”与“福星” ,各路实业家争相涌进投资:

1989年,香港有荣有限公司、香港恒基兆业有限公司、香港粤海企业(集团)有限公司组建番禺洛溪新城地产有限公司,率先开发沙岛。

1991年,钟村佛子岭一片荒山上兴建了号称“中国第一村”的祈福新邨,各路房地产商纷纷乘风而上,在番禺抢占“C位”, 华南板块一时名震天下,番禺曾被誉为“房地产的王国” 。

祈福新邨

如果没有洛溪大桥,1992年东南亚声名赫赫的蛇王钱龙飞也不会在大石飘峰山兴建“飞龙世界”,更不会有香江野生动物世界、长隆夜间动物世界,园林度假生活社区等纷至沓来。

另外,80年代,一群香港珠宝加工商看中了相对便利的交通,纷纷聚集到番禺市桥建厂,珠宝加工产业顺势而起。

随着人流的聚集,市桥商圈冒出,番禺宾馆、美丽华大酒店、第一家自选商场——珠江商场、还有当年无人不知的易发商业街让 番禺人流如织,热闹非凡,连老广都南下逛一逛,“副中心的雏形”出现 。

03

千禧之年

番禺逢吉化凶

2000年,千禧之年,“禧,礼吉也”,而番禺未能逢凶化吉。

本来,广州确立了“南拓、北优、东进、西联”的城区扩展战略, 番禺作为南拓重点 ,定位为“21世纪的重点发展地区,珠三角乃至华南地区新兴产业和区域服务业核心区、综合交通枢纽、航运中心、临港产业园。”

然而,仅仅过5年,广州就变卦了—— 番禺要断臂南沙,失去“航运中心、临港产业园”的法宝 。

折翼之鸟,翱翔无望,梦想篇章就被无情地画上了“休止符”。

2011年,广州打算“以南沙为发力点,再造一个广州”, 番禺差点就“倒贴”合并到南沙 。此时,回归十年,可见番禺在广州的地位还不够稳。

2003年,番禺迎来广州南站和大学城两大备受瞩目的工程,然而,十余年,南站、大学城附近发展缓慢,招商不顺, 商圈模样迟迟未见,南站也因此被誉为“广州难站” 。 可惜了,广州南站

广州南站商圈建筑

规划年年升级,现实年年空欢喜, 2011年南站商圈陆续推地,数次流拍,2019年南站的石壁村旧改两次招亲失败 ,连开发商都不敢轻易出手,南站真难!

1983年,天河北借全运会东风,老广曾一直叫做“东郊”农田的天河北逆袭成CBD,而2007年, 番禺的亚运会热闹后,剩下就是房地产,“崛起”依然不属于番禺 。

亚运城

一位参与广州城建规划的大学教授一针见血指出了番禺迟迟不起的原因: 广州规划战略上失误了,多个副中心定位,剥夺了真正可能发展副中心地区的财政投入,如番禺的新城一度得不到市级财政和项目的实际性支持 。

1998年德舜公司拿下万博地块,2008年万博商务区正式动工,直到2012年才引起广州重视,把万博商务区列入2013年的重点项目予以支持。

万博商务区

近几年,万博商务区倒是长起来了,而与琶洲相比,后来者居上,2020年产业就能入驻,相比之下万博商务圈还是佛系了。

即使有广州南站、大学城、亚运会、万博商务圈又怎样? 名义上一手好牌的番禺,还不是不愠不火,逃不过“有城无产”的睡城宿命 ?

当年,广州同时提出“南拓、北优、东进、西联”, 看着“东进”黄埔产业日日升天,“南拓”重点直接跳到南沙,广州IAB布局以天河、黄埔、增城和南沙为主,番禺分不到一杯羹,失落不止一点点 。

如今,番禺困在主城区边缘,中心六区拒之门外,逐渐蜕变为一位无力老者,自生自灭,守望着这里的风物与流年。

04

经济滑铁卢

番禺新产业发展最无力

“行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2019年,番禺交出了近十年最差的成绩单, GDP总量稳坐多年的第四交椅被白云接棒,跌落第五 ,与海珠总量相差144.38亿,随着琶洲发力,番禺要凉凉?

而增长率更让人大跌眼镜, 2017年还是8%,2018年直接跳水到4.%,2019年增长率为3.1%,垫底从化(3.7%) ,与广州整体7.1%的增幅相去甚远。

增长乏力意味着产业发展受困, 三年后,“儿子”南沙可能就会把曾经的“爸爸”番禺摁在地上狠狠摩擦 ,不禁问,偌大番禺,产业发展到底怎么了?

2019年12月,广州省委披露了番禺的传统优势产业减弱,经济发展主要依靠房地产和汽车制造业的问题。

番禺华南板块大盘

90年代开始,番禺轰轰烈烈发展房地产,祈福新邨、南国奥园、锦绣香江、华南碧桂园…千亩大盘林立,当时“中国楼市看广州,广州楼市看华南”。

“超级大盘”让番禺短期迅速崛起,但是背后潜藏危机——留给番禺未来统一规划的产业空间不多了 。

而随着房地产开发红利的式微,房地产业开发占GDP的比重由2018年的7.5%降至2019年的5.1%,番禺一时茫然无措。

番禺汽车城

2018年,汽车制造业遭遇“寒流“,番禺传统的电气机械、器材制造和通用设备制造业等支柱产业出现负增长,汽车制造业产值666.17亿元,下降了18.0%。

多年来,番禺产业确实缺少亮眼的名片,少量新兴产业发展重心在北部,而南部则发展珠宝、电器、家具、服装、酒店用品等,与顺德、增城的传统制造业和贸易批发业有重合,产业低端。

即使是已有产业, 番禺都岌岌可危,汽车产业与南沙黄阁汽车城同质,南部珠宝产业面临从制造到创造的转型阵痛,花都的文旅产业也在挑战长隆度假区的威风,万博还有被琶洲抢走产业的风险 …

2020年,广州多区公布了投资金额及项目,黄埔1355亿、增城1640亿、南沙1619亿、花都640亿、 番禺 520亿元 居然最少 , 谁是广州的心头好,一看便知。

再看看产业发展方向,番禺46个重点项目集中动工,涉及现代服务业、制造业、生态农业、民生基础设施领域,且不说项目数量比黄埔、增城、南沙少, 对新兴产业发展番禺也着墨甚少,最有前景的5G科技、工业互联网连影子都没有,番禺成了广州最无力的区域 。

经历了南沙断臂之痛,亚运城之寂,南站之难,大学城之伤,珠宝小镇之愁,汽车城之困以及房地产围城,番禺,尚能饭否?

"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在笔者看来,番禺还有机会。

1)产业发展有其周期,落后当奋起直追,只有人气才是一个城市万世不竭的发展动力。2019年,无论是常住人口还是户籍人口的增量,番禺区都是亚军,人气旺盛,而广州大学城每年涌进学子,就是超级人才生产储备库。

2)作为外围区中交通最发达、线路最密集的区域,番禺占据优势。

3)番禺位于粤港澳大湾区地理中心位置,是岭南文化的重要发源地和“海上丝绸之路”起点之一,东部有港口,随着广州经济南移,番禺作为一个过渡区域,还能有机会崛起。

4)北部南大干线的启用,可以把广州南站、长隆商圈、万博商圈、大学城、思科智慧城、番禺汽车城连接起来,解决“各据一方”的态势,抱团取暖把北部盘活起来,承接主城区的外溢。

当前番禺需要醒悟,背水一战捍卫尊严,想办法取得广州市更多的财政支持,把南站商圈、万博商务区、广州国际科创新城、思科智慧城、大学城下功夫发展起来,留住人才,发挥人才的力量。

产业强则经济强,番禺亟需改变产业无力的现状,引进新型产业,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

"